• 我们可能不会再爱你了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《你所不知道的溥仪》   09月29日 星期四 北京青年报   “末代皇帝溥仪的人生脉络众所周知,但诸多细节却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。溥仪生前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背后故事?哪些故事更接近历史真相?晚清研究专家贾英华历时三十年采访三百多位溥仪身边人,挖掘溥仪一生人所罕知的背后故事,揭示晚清宫廷闻所未闻的历史细节,于本书首次披露诸多珍贵照片及文物,让你换个角度看溥仪。”   溥仪早已听明白,简单一句话,只等皇上登基   溥仪已不愿听这些,更信任郑孝胥的话。因为不久前,郑孝胥前来请溥仪亲笔题写了一幅书法作品“举世无双”赠送意大利元首墨索里尼。他觉得郑孝胥在国内外关系广泛,是个有用之才。当年春天,溥仪还把二妹韫龢指婚嫁给了郑孝胥的长孙郑广元。没想到,郑孝胥虽然赞成溥仪赴东北,但也一样持保守态度。他提醒溥仪,说:“皇上能有今天,太不容易了。日本人如果不来亲迎圣驾,他们也没法收场。”   在溥仪听来,他说的倒是实话。然而形势复杂,似乎有点控制不住了。不止罗振玉一人,谁都希望溥仪亲笔写一纸“圣谕”,以便和日本人随时联系复辟事宜。更使溥仪惊诧的是,罗振玉还带来一个日本人的“劝进表”——让溥仪当皇上,他们联合白俄将军谢米诺夫,还有日本人的武力支持,准备夺取奉天,迎驾归满,但有一个要求,就是让溥仪尽快提供经费。   这实际是骗钱。因为没几天,日本参谋部驻北京武官森纠,特意专程来到天津告诉郑孝胥,罗振玉所言,完全是一派胡说。   在此之际,曾当过婉容老师的陈曾寿,又代表另一派呈上一道长长的奏折,大意是,自古以来,就没有专恃外力而可以立国者,公开反对投靠日本人。没等静园统一意见,日本人内部也产生了分歧,消息传来,溥仪全晕了,不知究竟如何是好。   正在溥仪拿不定主意时,日本驻津副领事后藤找上了门来。他说对于溥仪到日本兵营的事,他们全都知道了,还郑重劝溥仪谨慎行事,奉劝溥仪现在可不要擅自离开天津。他们负有保护的责任,不得不作此劝告。   溥仪听完此话,感到更懵了。与此相反,日本驻屯军翻译官天天逼着溥仪动身前往东北。他更拿不定主意了。   更热闹的是,英国人也忽然找上了门。英国驻天津司令官来到静园,甚至几近夸张地向溥仪表态:“如果陛下再登龙位,重新当上了满洲国皇上,我倒愿意充当仆人,做一名皇上龙旗下的士兵。”   听到此话,溥仪顿时被惊呆了。他感到这不会是空穴来风。似乎为印证此事而来,久未见面的英国帝师庄士敦也来到天津看望溥仪,还带来一部刚写成的书稿《紫禁城的黄昏》,诚邀溥仪亲笔作序。他解释说,这次是代表英国外交部办理庚子赔款后续之事,以及归还威海卫的遗留事宜而来。   这样说来,自然使溥仪觉得庄士敦具有双重身份。最让溥仪晕头的是,庄士敦信誓旦旦地说,要在这本书里专门加上一章“龙归故里”,再补上溥仪重新当皇上这事儿。溥仪听此,又是兴奋得睡不着觉了。   接着,几个溥仪派往东北刺探情报的心腹陆续返回了天津。询问的结果,其他人都一无所获,只有一人,即陈宝琛的外甥刘骧业声称见到了日本关东军板垣,证实罗振玉和上角利一代表关东军前来见溥仪,确有其事。这又使溥仪心中充满了希望。因为前不久,前清遗老金梁给溥仪捎来一句话:“一切完备,唯候乘舆临幸。”   溥仪早已听明白,简单一句话,只等皇上登基。可进一步的消息,又让溥仪变糊涂了。溥仪派郑孝胥之子郑垂亲自去询问日本总领事。结果反馈回来的消息却是,日本方面要求转告溥仪,满铁总裁内田也不同意他现在动身赴东北,因为他和香椎浩平商量过了,两人观点完全一致。   溥仪听后,非常生气,一天之内来自日本方面的几派人马,态度居然截然不一样,到底怎么办?由此他意识到,日本上层内部意见并不一致。这位未来的皇上,心里没谱儿了。可这时,报纸上把溥仪秘密赴日本兵营的事捅了出来,传闻有人要对这个通日的汉奸下手,溥仪极为害怕,觉得在天津待不住了。而他在静园成天在写委任状的落款,预备着将来就任满洲国皇上以后,发布封官的圣旨。   (连载四十一)

    上一篇:[]江西一高校遴选心理健康大使让宅男宅女不

    下一篇:日本最高法首次裁定警方擅用GPS查案违法